朝向星辰飞翔,是人类向天空诉说的情话。

【布鲁游】通往下一个星球的列车(四)

黑夜总是过去得很快,星辉渐隐,曦光初升,不知不觉中已过了天明。窗外依然沉浸在宇宙的漫漫黑色中,车厢内随灯光亮起,代表新的一天在他们头上点亮。白色的光线铺在闭着的眼帘上,乘务员温柔清晰的广播播报声飘进耳内,如同风铃敲碰。布鲁诺颤了颤眉尾,缓慢地睁开眼睛,惺忪的灰眸还带着些蒙蒙如雾的困意,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歇了两秒将沉睡的目光唤醒,才发现自己已经睡了很久。
而且是在不动游星身边。
灰眸侧望,余光捕捉到的是依然睡着的不动游星,平日里一定会直视着对方的那双蓝色眼睛,此刻正在合着的眼帘里安然沉睡。不动游星的呼吸很轻,很浅,很平缓,即使不知道他是否在做梦,在做什么梦,就这么肩臂相偎地靠着,布鲁诺也能感觉到身...

【布鲁游】通往下一个星球的列车(三)

在短暂休憩的一周后,不动游星又出发了。
这一次是很简单的任务,地球航天局发现一颗与月球十分相似的行星,需要派人采集样本回来研究。无需自己乘坐列车,而是跟随团队搭乘飞船前往,不动游星此刻站在飞船里的环廊上,透过干净明亮的落地窗眺望。
漆黑的天幕一望无际,遥远的恒星发出光芒如繁星闪烁,近处的行星旋转着沿着既定轨道不知疲倦地运转。飞船挣脱开不同强度的引力场稳速前进,游星粒子构筑的星际列车轨道穿插在飞船下方,银色的桥铺设延展,如绸缎,如光路,如璀璨银河。
这是窝居在地球上看不到的风景,遥远,浩瀚,引人入胜。每当看着这样的风景,不动游星总会想起随身携带的那两张照片,一张是父母抱着幼小的他在镜头前笑得灿烂,一张...

【布鲁游】通往下一个星球的列车(二)

荒原。

这是不动游星离开车站踏上这个星球的第一印象。漫漫无边的冰雪覆盖住视野可见的所有地表,没有山峰,没有海面,没有植被,没有动物。与雪一样冰白色的云层层叠叠地布满天空,太阳被彻底盖住,只剩下金色光圈在云层里缓慢移动。车站前是一条道路,路径浅得似乎风雪一吹一盖就能将痕迹抹得干净,黑色房车停在路口,是这天地间唯一的异色。

不动游星向房车走去。身后风儿卷过一地雪屑,将列车离站的轻鸣声一并带走了。那一瞬仿佛是风铃声在风中淡去,让人不经意间错觉回故乡的夏日物语。

可惜这里并没有夏天。

HM423,是这个星球的简称,它的全名在星俚语中的意思是“漫长的雪”。


踏进房车时,不动游星注意到了空着...

【布鲁游】通往下一个星球的列车(一)

“五分钟后列车将出发,请还未上车的乘客尽快上车。”

不动游星站在座位边,刚刚把行李箱搬上行李架上。他朝里挪了下身子,抬眼张望了下空荡荡的车厢,安静地在靠窗的座位上坐下了。

这是一辆通往银河的列车,半小时前准点停靠在地球的站台边。地球站出行的人很少,不动游星站在月台上等车时,只看见他一个人。

这个星球的人们曾经掀起“大探险”浪潮,前赴后继地前往其他星系去寻找新的宜居星球,这些星球有已经被科学家观测并确证过的,也有未知的区域。随着交通工具的飞速发展,其他星球的加速开荒建设,居住在地球上的只剩下一小部分人类。远行和旅游的人们总有想家的时候,资源的流通也促使了星际路线的开发,在漫长的时间里,人类...

【布鲁游】LAST STARDUST(下)

 -「倾盆的大雨无休无止。」


不动游星再一次从梦中惊醒,是在距离[那个事件]结束后很久很久,久得可以用“多年之后”来作为述说的起始词。如泉眼驻扎在心口扎缝的旧处,滚烫的热流在心尖底膜下闷沸着,闷沸着,最后突破奔涌而出,瞬间漫延四方占据整个心脏——颤栗着、挣扎着、捂嘴恸哭着,怎么也无法马上停下来,满脸的泪水翻越过指节,留下一条又一条的湿痕。

咬紧牙关是为了不让自己哭出声,然而喉咙里苦涩地一遍遍回荡呐喊的名字,是那个[已经离开的人]。

布鲁诺……

那是再也无法叫出的名字,深深地刺埋进骨子里,生根发芽。


没有人的研究所清静空旷得有些寂廖,不动游星没有像日常那样换回日常的休...

【布鲁游】LAST STARDUST(上)

-「若曾是失去之物,你又是在哪里。」


今天是个测试D轮新引擎的好天气,三级微风,少云,夜空晴朗,能见度高。时间为零点二十分,此时新童实野市随月悬夜空慢慢陷入了沉睡,D轮的引擎声与轮胎摩擦声偶尔擦过,如这个城市细微的呼吸声。

红色D轮疾驰于空旷的高架上,黄色摩托车停靠在高架下方,便捷式电脑在车头上发着莹蓝色的光。这个地点是最适合测试的坐标,短促的交叉出口紧接着是三螺旋小角度弯道,东北方向是连续大弯道,西侧则是标准的直道。不动游星已经在这段公路上行驶了三遍,数据从头到尾都完整地记录了下来,为了保证数据统计分析的准确度,他主动提出再测两遍。

布鲁诺仰头望着。视野的上方是交叉叠错的深灰线段,...

细碎的星辉汇聚铺设成横贯天穹的如水银河,水里倒映着散落的光屑宛如另一个时空的倒影,透明伞上滑下方止的雨丝,滴落水面的模样偶尔会让自己想起疾驰高架时所望见的明镜止水。

“成为梦想的齿轮吧。”

构筑未来的桥梁吧。

所有的遇见都不是为了迎接悲伤的结局,而是在突破极限之后成为足够强大、能够守护今天的力量。也许在自己无法到达的未来或另一个时空,名字成为了不败不灭的传说,然而传说之下,所有人都是活着的人类,凝聚了向上的意志。

所以在还能站着的今天,还能前进的道路上,无论灵魂是如水明镜还是汹涌澎湃,不止步,不退怯,伸出双臂,去拥抱未来吧。那里一定还有人在等待着我们。

如果怀抱着希望的话,未来又是什么样的呢。

天穹滑下无数星辰,金色流火点亮细细薄薄的轨迹,最后消失的地方是人类的视野极限处还是地平线下呢?

很喜欢仰望天空,天晴之时,无论薄雾厚云,还是灿烂阳光,都是那么令人神往令人心静。

我也不知道作为一个在这个星球上土生土长的人类,灵魂是否是向往着天空,但至少,那里让我放松。

并不喜欢寂寞,但喜欢清净,也喜欢热闹,但不喜是非。争执、矛盾与冲突总是让人心绪焦杂,最后最后还是想要回归到那一块地方。那里有山,有溪,有明媚的暖阳,有落叶成声的雨水,还有刺破苍穹让人安静地惊艳的闪雷。

做自己并不容易,做坚持自我不受外物影响的人更不容易。但是能感觉到,至少这一颗...

© 森流 | Powered by LOFTER